信用卡狂飙不再?大行新增发卡量大降 招行4万亿交易创纪录-十大灵异事件
  1. 首页
  2. 新闻动态
  3. 正文
编辑:信用卡狂飙不再?大行新增发卡量大降 招行4万亿交易创纪录     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年04月05日 02:10:46

信用卡狂飙不再?大行新增发卡量大降 招行4万亿交易创纪录

截至2019年末,从年报中披露的银行信用卡不良贷款率看,数家均有上升态势。

截至2019年末,长沙银行发卡量达157.90万张,去年新增发卡63.57万张,比上年增长了近10万张;盛京银行信用卡累计发卡110.35万张,较年初增幅高达305.25%;郑州银行累计发卡量42.66万张,比上年末增长53.67%;哈尔滨银行新增发卡32.11万张,增长31.0%,而2018年该项增速是12.12%。

截至4月1日,目前有17家上市银行(含港股)在年报中披露了2019年信用卡相关经营数据,多家银行累计卡量增速放缓、新增卡量比上年大减;同时,在多头借贷、共债风险的波及下,数家银行信用卡不良率均有上升,而在今年一季度,在新冠疫情影响下、复工复产节奏被打乱带来的坏账上升风险,也将波及到信用卡资产质量。

相比上述四家大行信用卡发卡绝对规模下降和增速放缓,在2019年主动采取战略调整思路的交通银行,在册信用卡数量去年增速也出现急刹车。2019年末,交通银行在册卡量(含准贷记卡)达7180万张、较上年末仅增长0.3%;而2018年,该行在册卡量增速高达14.6%。

信用卡狂飙不再?大行新增发卡量大降 招行4万亿交易创纪录

股份行中,招行、中信、光大等三家银行公布了信用卡业务营业收入,招行以799.88亿元居首;中信银行信用卡去年发展较快、收入达到605亿元,比2019年年初增长31%;光大也达到476亿元。

国有大行中,工商银行、农业银行、建设银行、中国银行、邮储银行在2019年新增发卡量分别约是1760万张、1700万张、1276万张、1429.28万张、801万张,相比2018年的增减数量变化是约-40万张、-100万张、-170万张、67.62万张、-91万张。

以零售业务见长的招商银行、平安银行在去年新发卡量增速,均明显下降。年报显示,招行2019年新增发卡量(流通卡量)约1100万张,较2018年下降1084万张;平安银行去年新增发卡量880.91万张,较上年下降了436.09万张。

建行2019年银行卡手续费收入526.20亿元、增幅13.92%,主要是信用卡业务紧抓加快产品创新,丰富各类客户产品线,稳步推进发卡量拓展和消费交易额提升;截至2019年末,该行信用卡贷款7411.97亿元、比年初增长13.79%。

新冠疫情肆虐期间,多家银行对疫情期间的信用卡透支、还款逾期,采取差异化延期还款政策,一季度信用卡不良率或出现恶化现象,多家银行也注意到该情况。

在招行业绩发布会上,该行行长田惠宇直言,“这次疫情中,招行所有业务里面,信用卡业务受到的影响是最大的。不仅体现在交易量方面,也影响了资产质量。交易量、资产质量、信用卡透支,三大因素在短期对信用卡业务影响比较大。”

其他股份行增速也有所放缓,中信银行、光大银行、民生银行、浙商银行2019年信用卡新增发卡量分别是1626.81万张、1149.83万张、790.89万张、18.13万张,较上一年度新增发卡量分别下降了约121.59万张、376.57万张、289.97万张、80万张。

增量拐点已来?银行信用卡市场经历了2017年、2018年的狂飙放量后,在2019年迎来卡量新增明显缩减。

在行业人士看来,一方面是信用卡经历了过去十年的快速发展后,人均持卡保有量已高度饱和,新增量市场已难寻;另一方面,在严监管持续下,2019年信用卡行业经历了包括严查涉房地产、证券市场交易、部分银行严审共债客户降额封卡等事件后,更倾向和重视向精耕存量市场要效益。

在业务收入上构成中,除了刷卡费率,分期收入也是重要来源。从工行公布情况来看,2019年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1556亿元、同比增长7.1%,其中银行卡业务收入增加33.35亿元,主要是信用卡分期业务收入增加。2019年工行信用卡透支增加514.65亿元、比年初增长8.22%,这一增速比上年17%下滑明显,工行称主要是信用卡分期付款余额稳健增长所致。

从目前已披露相关数据的银行来看,部分大行风险控制情况较好。报告期,建设银行信用卡内不良率最低,为1.03%,但较上年也增长了0.05个百分点。另外两家银行信用卡不良率有所下降,中信银行、农业银行信用卡不良率分别为1.74%、1.57%,比上年末分别下降0.11、0.9个百分点。

  一个值得注意到的现象是,多家银行在年报中提到其信用卡APP经营的新玩法和日活量,注重场景消费金融转化率,转入深耕经营存量时代。

从年报披露情况来看,招行信用卡交易金额达到4.34万亿元、刷新纪录;平安银行以22.5%增速达到3.34万亿元位居二位。其它增长较快的还有中信银行、邮储银行,2019年信用卡交易量2.56万亿元、0.93万亿元,分别较上年增长23.05%、20.24%。此外,在交易规模上,工行、建行也超过了3万亿元。

原标题:信用卡狂飙不再?大行新增发卡量大降,招行4万亿交易创纪录,不良率抬头

中信银行在年报中称,该行动卡空间APP及新媒体平台布局6.0版本,打造开放的“金融+非金融”综合服务生态,实现以“支付宝服务号与小程序”为核心,粉丝规模持续增长,稳居行业第一梯队。

“原因一方面是信用卡市场已经高度饱和了,看当前信用卡保有率,(扣除老幼、特殊群体及部分经济欠发达地区人口,再测算)中国境内持有信用卡的有效人数约5亿人,而每家银行的信用卡发卡人群又是高度重叠和一致的,但估算市场人均卡量在1.45~1.47张/人,市场增量到了瓶颈,所以新增发卡拓展难。另一方面是,去年以来持续的严监管高压态势,一些银行调整了策略,不再下发新增考核指标。”信用卡资深观察人士董峥向券商中国记者分析到,两方面原因导致了银行信用卡业务开展上出现了新变化,“或者说一个拐点到来了。”

招行称,信用卡掌上生活APP8.0版本,累计用户数9126万户,其中非信用卡用户占比31.51%。报告期内,掌上生活App日活跃用户数峰值904万户,期末月活跃用户数4664万户,客户规模和活跃度持续领跑同业信用卡类APP。

信用卡新增发卡虽然在减缓,但作为零售业务的重要抓手之一,银行激励用户多场景提升用卡频率,进而带来交易规模、分期率提升,确保了信用卡业务创收能力。

  “这可以理解为是,去杠杆监管持续下带来的信用风险释放,不良率高一来是信用卡用户里有些共债客群,偿债能力下滑、风险在聚集;其次,在监管引导、银行导向上,对次级名单用户审核更严格;第三,大数据风控治理水平提高,引入和打通各类征信、互联网第三方信用数据等,风险甄别、防控水平高了,不良数据‘挤水分’后就高了。”华东某城商行人士告诉券商中国记者。

交通银行信用卡“买单吧”APP累计绑卡客户数突破6000万户,较上年末增长11.42% ,月度活跃客户规模达2568万户。

拐点来了?新增发卡量大减从信用卡量规模看,国有大行累计发卡量仍居绝对优势。工商银行再次拿下2019年信用卡累计发卡量首位、达到1.59亿张,其他如建设银行、中国银行、农业银行2019年末累计发卡量均超过1.2亿张,但是同比增速均有所放缓,2019年新增发卡绝对量也呈不同程度萎缩。

  一些区域性银行(城商行、农商行)仍处在零售业务扩张期、信用卡业务保持加速快跑。

然而,遭逢业务调整年、卡量新增速度放缓,或是信用卡行业的主流现象。央行数据显示,2019年第四季度,全国信用卡和借贷合一卡新发卡0.45亿张,首次出现环比下降15.95%;2019年全年来看,信用卡和借贷合一卡在用发卡数量共计7.46亿张、同比增长8.78%,这一增速相比2018年的16.73%下滑幅度超过了一半。

向存量要效益?招行信用卡交易额4万亿刷纪录

截至2019年末,交行、平安银行、民生银行分别2.38%、1.66%、2.48%,分别增长了0.86、0.34、0.33个百分点;招行信用卡不良率1.35%,同比上升0.24个百分点。报告期内,一些区域行信用卡不良率也抬升明显,郑州银行信用卡不良率1.55%,较上年末增长0.54个百分点。网点遍布三四线城市的邮储银行信用卡不良率1.74%,较上年末增长0.07个百分点。

不良率抬头,疫情影响如何?